其实,我只是想要自由...

其实,我只是想要自由...

女儿从英国留学回来后,开始在英文报社工作,每天採访写作,但总觉得工作非兴趣所在。吴清友在文化界影响力广大,一直希望介绍他的朋友给她,她感到父亲的影子无所不在,深感压力。工作一段时间之后,她很迷惘,于是又兴起再度留学的念头,她说:「也不是真心想念书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真正想要做什幺,就是想尽一切努力要逃开他和他的影响力。」

申请了学校之后,吴旻洁跟吴清友约在敦南诚品咖啡馆见面。一坐下来就巧遇建筑师友人姚仁喜,他还说:「你们父女感情真好,还一起喝咖啡啊!」

殊不知,她正抱着跟老爸摊牌的决心哩。

吴清友当时正处在经营诚品的低潮,她感到这一天的老爸很安静,笼罩在一种低抑的忧郁中,她丢出已经申请到学校的震撼弹,準备好迎战。吴清友听后淡淡地说:「好。可是妳要答应我一个条件――」吴旻洁心想:「你们商人就是这样,总是喜欢谈条件。」她以为他即将质问「妳确定真的要出国?」或「再去读册敢好?」

但出乎意料的是,吴清友和缓地提出他的条件:「妳不必太用功念书,也不要担心钱,就尽量去各地方旅行……」还特别强调:「人在三十岁之前,可以过些从容的生活,是很难得的。」

她本準备重拳反击,却打向软绵绵的虚空。不知为何整个谈话过程,吴清友一直满淡然的,总是「是喔!」「好啊!」「可以呀!」「不错啊!」甚至没有问她要读什幺。

原本做女儿的非常想逃离父母,逃离被安排、逃离所有熟悉的环境与人脉……。可是当她发现自己都安全了,得到的比预期的还要多,笃定却感到心虚,「当妳要的东西全都得到时,妳可以全部都拿吗?妳可以就这样拿吗?」她自问。

他们陷入一阵空洞的、无以为继的沉默。她换回到女儿的角色,尝试想转换气氛:「啊你嘞?公司最近怎幺样?」

吴清友口气索然,「啊,就一样啊——」之后,她突然冒出一句连自己都没有料到的话:「不然我去你公司试试看好了。」这完全不是她心中的剧本。更奇怪的是,吴清友也不惊讶,「可以啊!」剧情忽然来到一个很平静的转折,他也很平静的接受。

第二天,吴清友发现女儿没有改变主意,这件事才开始变成真的了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之间》
其实,我只是想要自由...

上一篇: 下一篇: